呃要考试了救救孩子

👉都给我过来看啊喂👈

这里吐血食,请多指教

~准备大考,停更中~

杰佣深坑ing💫💫💫

抱图留言告知就行,若没有注明不可使用的话_(:3」∠ )_

转载请标明出处,不可商用。

《不授权抖音快手》

我不会咬人,拜托找我聊天(?

d5id:食不言吖
欢迎邀请我自定义(?
偶遇我请小心,我是大卡包_(:3」∠ )_

【杰佣】非典型男友(1)

吹爆哇阿阿阿阿阿阿好看!!,谢谢祝我生日快乐// (受宠若惊

高锰酸钾滴柳梢:

那个…… @食之无味 生日快乐呀。


迎合了一下万圣节,感觉还……行???总之希望不嫌弃(*꒦ິ⌓꒦ີ)


无大纲乱写,慎入慎入。


ooc,ooc。


ok?


————


初衷不是这样的。奈布想着。


深夜的破旧宿舍楼内出现一道刺眼的手电光芒,奈布的视线随着那块小小的明亮来回扫动,打量着破旧不堪的墙面和落满一地的灰。


风刮过墙边传来空气碰撞的闷响,不断回荡在这片宿舍楼,冷风争先恐后钻进衣襟——奈布裹紧了身上的校服,犹豫了一会儿继续往前走。


什么无聊的试胆大会。他抬起手看了看时间。


还有一个小时就可以出去了。


玛尔塔和艾玛会在附近接自己,只要随便告诉一下她们废弃宿舍楼内的情况就可以回宿舍睡觉了。活动是谁发起的奈布已经不记得了,但是他打死都不会承认是自己的那一点点虚荣心在作祟,仗着自己不怕鬼大半夜跑来参加这个。


他后悔了。


但奈布不会允许自己半途因为无聊这种原因就退出。他左看看右看看,似乎打算把整栋宿舍楼走个遍以耗光那仅剩的一个小时。


这栋破旧宿舍楼可是以闹鬼闻名的。什么深夜诡异的脚步声和铃铛声啊,隐隐约约从四面传来的狂笑啊,宿舍衣柜里有红衣女鬼啊……奈布一向对这些不感兴趣,但这种传闻的确是艾米丽他们把自己推进这里的原因之一。


哒、哒、啪哒。


自己的脚步声清晰地响起,奈布照着每一间房,看着那里面空荡荡的铁床架和破破烂烂的窗。


“……欸?”


地上撒了几片早就焉掉的红色花瓣。他打着手电,顺着花瓣走进一间宿舍,角落的衣柜旁厚厚堆了一层花瓣——看得出来是玫瑰,衣柜微微打开一条缝,花瓣似乎就是从这里溢出的。


奈布作死般的好奇心不知何时涌出来,他缓缓伸手,向衣柜把手探去。


——宿舍衣柜里的红衣女鬼……


他想了想,另一只手掏掏裤袋却只发现一把美工刀,转头确定了逃跑路线之后才深呼吸着拉开衣柜。


“哗啦!”


大片的玫瑰花瓣涌出来——是新鲜的,上面还残留着玫瑰的香气和水的气息。奈布吓了一跳,往后连退几步,却看见柜中有一个被玫瑰花掩住的人影。


“这……”


完了。奈布努力抑制住自己的颤抖,看着柜子内部密密麻麻的符文以及里面男人轻颤的睫毛想。


我该不会放出一个灭霸吧。


还是玫瑰花版的。





事实证明奈布的确是想多了,彻彻底底想多了。


“初次见面,我叫杰克。”男人微微迷起红色眼睛,带着愉快的笑意对奈布伸出套着白手套的手,“您看起来……似乎非常怕我。”


黑色的燕尾服上秀满了金色花纹,礼帽端端正正戴在头上,杰克微微勾唇,带出一股子高雅的气息——如果这里不是破旧得好像随时要倒的废弃宿舍楼,如果对面不是表面平静实际慌得一批的奈布,这气质可能会更加明显。


“你、你你你……”奈布卡了几下,“是人是鬼啊!”


对于这个出现在破旧宿舍楼却对自己没有敌意的家伙,奈布半是戒备半是好奇。他瞟了眼手表,眼见快到离开的时间了,便急急忙忙地问。


“不知道。”杰克笑着回答,“大概都不是。”


“呃……”奈布噎住。


“但是呢,既然醒了,我相信你不会放一个活生生的人在这种地方自生自灭的吧……奈布·萨贝达?


杰克的声音带着游刃有余的玩味,奈布浑身一激灵,一瞬间感觉有什么地方挺熟悉的。


等等……


这家伙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?!


奈布还没来得及纠结这个问题,他在下一秒猛地反应过来什么东西。


不会……


不会要……带回家吧……


——TBC——


后续?什么时候有我也布吉岛哦(被打)


再次祝食之无味太太生日快乐(这么叫可以吗(捂脸)!!每天都要开开心心的哦⊙∀⊙!

评论 ( 3 )
热度 ( 320 )

© 呃要考试了救救孩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